湖北頻道>正文

工作家庭兩不誤 武漢黃陂有個“媽媽工廠”
2019-08-28 08:22:54 來源: 長江日報

  向京艷(右四)、向艷寧(左四)姐妹倆和“媽媽工廠”的員工們在倉庫 向京艷供圖

  孩子一邊安靜地寫作業,一邊等媽媽下班 向京艷供圖

  “媽媽工廠”工作場景 長江日報記者唐婧妮 攝

  清晨6時,家住黃陂區王家河街的黃紅霞起床了,和兒子一起在家中吃過早餐后,她把兒子送到附近的小學。7時30分她準時來到工廠,開始了一天的勞動。午飯時間,她接上孩子回家吃飯。下午5時30分,會把孩子接到工廠來,孩子在一旁安靜地寫作業,等著一起收工回家。

  這樣的幸福生活,幾年前黃紅霞不敢想。“我大女兒就沒這個福氣了,她小的時候我不在她身邊。”說到這里,黃紅霞十分愧疚。

  她在廣東一帶的多家服裝廠打工10多年,每年和女兒團聚的日子用手指數得出。“每次坐車要走時,孩子都會抱著我的腿不停地哭。”兒子出生后,黃紅霞暗下決心就算回家也不能讓兒子“重蹈覆轍”。如今她回了家,在孩子身邊工作。

  8月19日,江琴領到了第一個月的工資。“孩子讀一年級,正是養成好習慣的關鍵時期,我一定要陪在他身邊。”28歲的江琴是“媽媽工廠”里90后年輕媽媽的代表,她們更加看重孩子的教育。“就算外出打工賺再多錢,孩子沒教好等于白掙。此外我也不想在家閑著,我一定要自己掙錢。”現在,江琴笑說自己是廠里來得最晚、走得最早的。雖然工作時間沒有以前長,但是她會主動鉆研技藝,提高自己的效率。扣掉租房、在外吃飯等成本,她實際上獲得的工資并不比在深圳時少。

  這些媽媽和孩子們的生活,都因為一家“媽媽工廠”而改變。

  這是一個有人情味有向心力的工廠

  她們口中的“媽媽工廠”,是由向京艷和妹妹向艷寧一手創辦。目前工廠有70多名員工,大多數都有黃紅霞、江琴那樣的在外打工的經歷。

  9年前,向京艷在淘寶開店,做起了青少年服裝品牌代理,當時的她不過是想打發相夫教子外的閑暇時間,賺點奶粉錢。2013年,她發現光做代理不夠,她在黃陂王家河找到一家工廠,代工生產青少年服裝,自己成為供貨商。隨著二胎政策的放開,她捕捉到了機遇。“我要做時尚好看的校服!”的確,她店里的英倫風校服,不同于時裝,穿著場景多。為方便發貨,她將倉庫設置在交通便利的黃陂前川。“外出打工又返鄉的媽媽們是一筆巨大的人力資源,她們技術好,能吃苦。”向京艷說。

  黃紅霞是“媽媽工廠”的車間主任。“廠長看我比較有經驗,要我管理整個流水線。”黃紅霞語言樸實,甚至有點靦腆,但談到如何做衣服,她就仿佛換了個人。廠里其他姐妹們有不懂的,都會向她請教。“淡季每月能掙3000多元,旺季做得好每個月拿6000元沒問題。”對比以前在外打工的日子,現在既能照顧兩個孩子,又能掙到錢,黃紅霞十分滿意。

  與其他工廠“效率第一”的風格不同,“媽媽工廠”的特別之處在于尊重媽媽和孩子的天然聯系。工廠選址在周邊5所學校的中間點,就是為了方便接送孩子;走進車間,醒目的橫幅上寫著“媽媽認真是孩子最好的榜樣”;暑假期間,工廠有專門的場所讓她們的孩子寫作業;工廠從來不罰錢,廠長的絕招是“靈魂拷問”。“作為一個媽媽,你想想如果這件衣服穿在自己孩子身上會怎樣?”簡單的問話就能激勵媽媽們精心制作每一件產品。工廠從來不加班,上下班的時間由員工決定。“我選擇這里的原因很簡單,一是上班時間自由,二是可以照顧老人和孩子。”“媽媽工廠”的員工唐平說。一旁的向京艷笑著補充:“這就是我們工廠的最大優勢!”

  能夠在孩子成長最關鍵的時間,給予最好的陪伴;能夠在自己精力最旺盛的時候,提升工作技能。這一切,讓“媽媽工廠”成為一個有人情味、有向心力的工廠。因此,工廠女工的老公會自發到工廠做免費電工,出錢出力幫忙優化電線、燈管。孩子在哪里學跆拳道,在哪里補習英語,媽媽們都能互相推薦。把生活融入工作,親如姐妹的工作模式,讓留守媽媽們“有事做、有人愛、有期待”。

  截至去年8月,我國農村留守兒童數量下降至697萬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持續推進返鄉創業就業。“每多一位打工媽媽回鄉,就會多一名快樂的孩子。”向京艷告訴長江日報記者,希望到“媽媽工廠”來上班的人越來越多。

  “媽媽工廠”的出現讓留守兒童不再留守

  采訪中向艷寧的手機不時響起。“您要多少件?好的,明天發貨!”給長江日報記者展示廠里的廣告圖時,她指著小模特自豪地說,“這是我的女兒。”向艷寧主要負責幼兒園到小學階段的業務,她的微信好友已達到5000人上限,全都是她的客戶。

  去年10月,她加入了阿里巴巴淘工廠,接受全國各地定制訂單。此外,工廠衣服還銷往國外,像英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尼泊爾,最遠還有一些非洲國家。目前,工廠外貿訂單占比超過10%。

  “我們的月銷售額已經突破550萬元。預計今年,產值突破3000萬元。”說到這么驕人的成績,姐妹倆很自豪。

  “黃陂就有不少代工廠,受制于傳統模式,他們的生產其實很被動。這幾年阿里巴巴的員工經常到我們這巡講,我也希望越來越多的本土廠家走上電商的道路。”向京艷目前與8個本地代工工廠合作。為了讓周圍一些小廠的老板安心,向京艷承諾代工的工錢一致,員工可以安心在自己的廠里做事。她說:“不能不為這些實際因素考慮,希望整個行業能夠積極轉變思路,大家抱團發展。”

  9月,向京艷的服裝培訓基地就要開張,“只要有想來學的,我們一律免費培訓。”生產效率的提高也就意味著多拿錢。向京艷還幫女工們在學校周邊聯絡了“小飯桌”幫忙托管孩子,填補學校放學(下午4時30分)至工廠下班(下午5時30分)這個空當時間,解決了女工們后顧之憂。

  如何改變農民工“有家的地方沒有工作,有工作的地方沒有家”的窘境?如何讓留守兒童不再留守?“媽媽工廠”的出現,讓我們看到了解決這一難題的思路。利用互聯網和便捷的物流系統,在鄉村致富能人的帶領下,通過產業發展,帶動人才、技術、資本向農村流動,讓我們看到了實現鄉村振興的希望和努力方向。對此,社會學專家、省委黨校教授萬小艷深有感觸。

  長江日報記者唐婧妮

(責任編輯: 張潘)

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,稿件來源為: 長江日報 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。
  •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

  •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

分享至手機

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29821
现金咖啡APP
闲来安徽麻将怎么下载 股票数据下载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合买 广西打麻将多少钱算赌博 捕鱼大亨系统txt 申城棋牌官方下载? 河北11选5胆拖计算器 全球股票指数基金 福建31选7 刮刮乐ppt怎么做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湖北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比分直播网 浙江20选5走势图大星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